新亚欧桥经济走廊:互联互通的典范

2017-08-25 08:05

  1992年12月1日,横贯亚欧两大洲的铁大通道——新亚欧桥开通运营。

  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联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的愿景与行动》勾勒出了“一带一”的大框架,其建国际大通道和经济走廊建设被置于重要,新亚欧桥经济走廊建设居于前列。

  新亚欧桥与中国古丝绸之重合较多,在“一带一”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中国无疑在新亚欧桥建设上将发挥突出的作用。

  国家习多次强调,推动“一带一”与亚欧沿线国家各自发展愿景和规划蓝图的对接。

  据了解,新亚欧桥又名“第二亚欧桥”,是从江苏省连云港市到荷兰鹿特丹港的国际化铁交通干线,国内由陇海铁和兰新铁组成。桥途经江苏、安徽、河南、陕西、甘肃、青海、新疆7个省区,到中哈边界的阿拉山口出国境。出国境后可经3条线抵达荷兰的鹿特丹港。中线与俄罗斯铁友谊站接轨,进入俄罗斯铁网,途经斯摩棱斯克、布列斯特、华沙、达荷兰的鹿特丹港,全长10900公里,辐射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一带一”研究所所长黄日涵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新亚欧桥经济走廊是六大经济走廊中的第一个,从中国出发连通欧亚是‘一带一’在贸易畅通领域以及设施相通中重要的一环,为货物便捷化的通关提供有力的保障。”

  国际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保健云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第一,新亚欧桥经济走廊是丝绸之经济带的重要载体,中国是推动经济走廊的核心推动力量。第二,在地理区位上对其他的经济走廊的建设具有引领,示范效应。第三,由于面对的外部影响因素有限,新亚欧桥经济走廊建设比较容易推进‘一带一’建设。”

  新亚欧桥具有重要作用。它的东西两端连接着太平洋与大西洋两大经济中心,基本上属于发达地区,但空间容量小,资源缺;而其辽阔狭长的中间地带亦即亚欧腹地,除少数国家外,基本上都属于欠发达地区,特别是中国部、中亚、西亚、中东、南亚地区,地域辽阔,交通不够便利,自然较差,但空间容量大,资源富集,开发前景好,开发潜力大,是人类社会赖以发展的物华天宝之地。

  而且,“新亚欧桥覆盖超过世界75%的人口,60%的领土面积、50%的经济总量。新亚欧桥方便沿线国家贸易来往,降低了运输成本及运输风险。让沿线国家搭上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快车,以获得共同发展。”中研普华研究员张漫漫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古有丝绸之,张骞用驼队将丝绸、瓷器和茶叶运向了欧洲,成为中文化交流的使者;今有中欧班列,用钢铁长龙将中国和欧洲更加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中欧经贸关系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具活力的经贸关系之一。随着中欧贸易的不断发展,尤其是在“一带一”提出后,为争夺对外经济发展的主动权,不少城市相继开通了中欧货运班列,数量呈爆发式增长。

  日渐增多的班列,再次激活了新亚欧桥。

  据记者整理发现,目前中欧之间已开行3700多趟中欧班列,从中国西安等25个城市开往欧洲11个国家。中国与沿线;“通过中欧班列的打造,实现货物便捷运输。”黄日涵对记者表示,以前货物运进国内需要进行多次检验以及通关,新亚欧桥经济走廊的建设,使得很多货物可以从出发地检验,目的地验收,效率得到了很大的提升。”黄日涵对记者说道。

  “首先,一系列班列的开通,扩大了物资交流的范围,使得货物品种,商品数量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其次,有利于增加相互联系,不同国家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推动双边多边贸易的发展,推动了欧亚地区经济一体化的进程。第三,有利于推动整个欧亚地区的专业化分工与合作,为未来贸易区建设,金融与投资合作,与非之间的双边多边合作提供更广泛的市场。最后,班列的开通,改变了全球的产业结构,有利于全球产业链的再调整。” 保健云对记者说道。

  班列的发展如火如荼。班列的开行为中国与欧洲、中亚的贸易往来打开了便捷通道。

  根据《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到2020年将实现年开行5000列左右的目标,基本形成布局合理、设施完善、运量稳定、便捷高效、安全畅通的中欧班列综合服务体系。

  除班列外,口岸在新亚欧桥经济走廊建设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3 年9月7日,在中哈两国元首的共同下,连云港市与哈萨克斯坦国有铁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中哈国际物流合作项目协议,此项目成为丝绸之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一带一”建设的首个实体平台。

  据了解,哈萨克斯坦“之”计划旨在通过大力投资建设有效的网状基础设施,进而形成统一大市场,来促进经济长期增长。这与“一带一”不谋而合。新亚欧桥经济走廊将连云港作为出海口,有利于把哈萨克斯坦

  出口到东亚和东南亚。“一带一”交通走廊建设,利于通过公、铁、网络及地下管网的连通惠及沿线国家所有人。连云港作为欧亚桥东桥头堡,承担新亚欧桥90%以上的国际过境运输量,多年来持续领跑中国其他沿海港口,推动沿桥国家贸易合作与发展。

  据了解,新亚欧桥辐射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同的文明以及利益的碰撞难免会出现摩擦,使得这条以较短的运输线和优越的地理为优势的“黄金运输通道”,在实际运行过程中存在风险。

  张漫漫对记者说道:“第一是由于亚欧桥涉及30多个国家和地区,涉及的铁管理错综复杂,经济利益协调难度大。第二是道的管理难度大。第三是由于我国经济发展比中亚、东欧、俄罗斯国家具有优势,但比西欧又有较大差距,加上贸易结构的问题,导致新亚欧桥由东向西的货物数量超过由西向东的数量,从而造成了返程空箱率高的状况。”

  那么,该如何防范风险推动新亚欧桥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

  “国家要对风险有充分的估计,以及预先的研判。”保健云对记者说道。

  黄日涵对记者表示,首先,要建立相应的政策沟通机制,整个新亚欧桥经济走廊的建设需要长期性的经营,后期面临升级换代,如何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政策沟通必须做到位。其次,加强海外安保力量建设。重点区域以及重点项目方面,需要有中国的涉外安保公司出现来进行保障。最近几年也有部分安保公司走出去,但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弱。因此呼吁出台中国海外安保配套措施和条款,有效保障“一带一”沿线国家的安全。

  业内人士分析称,在推进走廊建设的过程中,扮演支持者的角色,而企业(包括国企和民企)是“走出去”和“引进来”的主体,积极承建相关项目的工作。要为企业提供政策支持。